来自 莱利彩票官网 2018-12-14 21:10 的文章

上次楚休他们走了好几天是因为人多而且还驾着

 武道一途想要前进,需要的无非就是天赋、毅力、机缘、悟性这几点,不分前后,但想要走到巅峰,缺一不可。
 
    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他的天赋只能说是中人之姿,悟性暂时不知道,机缘嘛,楚休倒是知道不少,但他没有实力,也抢不到。
 
    所以现在楚休也只能从毅力上下功夫了。
 
    高备去准备木桩,看一眼天色要黑了,顺便还让人把晚饭送了过来。
 
    虽然这高备能力一般,但做事也算得上是兢兢业业,而且很细心了。
 
    回到自己的屋内,楚休将从药房领到的那些丹药都拿出来,其中补气散一个月两包,一年应该是二十四包,但药房的大管事给了他三十包。
 
    还有凝血丹,一年三颗,但楚休这一瓶里面足有十颗,品相还都是上等的。
 
    这补气散调制较为简单,只是把一些草药按照一定的配比研磨成粉混在一起就好了,可以补气强身,辅助修炼,只不过其中有几味药比较珍贵,在通州府想买都买不到。
 
    至于那凝血丹顾名思义,乃是帮助武者凝练体内气血,冲击凝血境用的,需要专门的炼丹师进行炼制,过程复杂,还有失败的几率,就算是楚家每个月也只敢炼制一炉。
 
    拿出一包补气散,混着水吞服下去,不一会,楚休便感觉一股热流从体内升起,他连忙开始运行先天功,炼化这股药力。
------------
 
第十章 不听话的,都是死人!
 
    道门功法最重根基,而先天功这门全真一脉的秘典虽然在实战之上并没有什么招式,但却能让楚休的根基变得坚实无比,甚至能够弥补他幼年时没有打好的根基。
 
    奇经自走,八脉俱通。
 
    先天功那一丝微薄的真气游走在楚休的经脉当中,高级货就是不同,楚休能清楚的感觉到真气在体内游走壮大,洗练着他的身躯。
 
    而楚休以前修炼他们楚家的瀚海心法基本上没什么感觉,真气只能感觉到一股微弱的热流,模糊的很。
 
    修炼了一夜,楚休直接盘坐在床上入睡,等到第二天醒来时,他全身也没有半点的不适。
 
    “道门功法中正平和,越是修炼,精力便越是充沛,这点倒是远胜其他功法。”
 
    楚休推开门,院子里已经竖立着十几个粗木桩,昨天晚上高备便已经带着人来弄这些东西了。
 
    拿起自己的随身短刀弹了弹,散发着锋锐之气的刀身顿时发出了一声轻吟。
 
    武功有等级,兵刃自然也是有等级之分的。
 
    江湖上把兵刃也跟功法一样,大致分为九转。
 
    其中前三转为凡兵,中三转为宝兵,后三转为神兵吗,而神兵之上还有传说中的绝世神兵。
 
    寻常的武者手中所拿的都是普通的凡兵,由寻常铁匠打造而成的。只有那些在江湖上有一定声望的炼器大师或者是铸剑师亲手打造的兵刃,才是有着属于自己名字的宝兵。
 
    楚休手中这柄短刀便是由楚家在南山矿区出产的精练矿石所打造的,品级应该是二转左右,在寻常兵刃当中也算是比较锋锐的那种了。
 
    藏刀于袖中,楚休不动用真气,一刀一刀的练习着那袖里青龙的出刀之法。
 
    就算是再简单,再平凡的招式你坚持不懈的练一百遍,练一千遍,一万遍甚至是十万遍都会变得不再平凡,更别说是袖里青龙这种本来就不简单快刀武技,楚休在一边练的时候还在一边在脑海中观想着那青龙出海的景象。
 
    他现在的刀只有刀形,而没有刀意,什么时候楚休能够斩出刀意来,他这袖里青龙才算是真正登堂入室了。
 
    这一天的时间楚休都在练刀,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砍了多少刀,反正只要手臂到了忍受不住的程度,他便开始修炼先天功养气,然后再练。
 
    现在的楚休没天赋,悟性未知,机缘抢不到,他也只能在毅力这方面下功夫了。
 
    傍晚十分高备来给楚休送饭,他犹豫了一下道:“公子,我听到了一个消息,家主不是把通往燕国的商队交给了您嘛,但那商队里面的管事领队都是二夫人的人,说是等商队回来要给公子你一个下马威。”
 
    楚休挑了挑眉毛:“这件事情对方就这么明目张胆的传了出来?”
 
    高备道:“也不是明目张胆,消息是二夫人的一个丫鬟传出来的,而那个丫鬟也是三公子的侍妾。”
 
    楚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这对母子还真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或许在他们的计划中,就算自己知道那些领队管事是他们的人,自己也无可奈何。
 
    可惜这对母子还是低估了楚休的狠辣程度,不听话的人,跟死人可没什么区别!
 
    “高备,明天早上跟我出城,去一趟殇邙山,去找上次你请来的那盗匪首领马阔。”楚休道。
 
    高备闻言顿时就是一哆嗦,还去那地方?上次那些盗匪杀人的场景可是给高备留下了不少的心理阴影。
 
    楚休瞥了他一眼道:“怕什么?盗匪也是人,又不会吃人,况且你上次都去过一次了,现在怎么还怕成这样。”
 
    高备闻言露出了一丝苦笑来,盗匪是不吃人,但他们可是会杀人的!
 
    第二日清晨,高备便准备好了马匹,和楚休一起前往殇邙山。
 
    从通州府到殇邙山其实不远,上次楚休他们走了好几天是因为人多,而且还驾着马车,在山路中根本就走不快。
 
    现在只有楚休和高备两个人骑着快马,只用了一天多也就到了。
 
    而楚家那边也没有怀疑,因为以前的楚休也是总出去晃荡。
 
    楚家内除了楚休之外,楚家老大楚开和老三楚生都打理着通州府内的生意,而老四楚伤则是在族内练武,打根基。
 
    只有楚休无所事事,在通州府内玩腻了便出去游玩几天,反正只要不惹出大事,楚家也懒得去管他。
 
    高备来过一次殇邙山,他的记忆还算是不错,在森山老林里面左拐右拐,很快便找到了那盗匪首领马阔的山寨,一个完全由木头打造,看着简陋无比的小寨子。
 
    刚到山寨门口,便有两个小喽啰拿着弓箭蹿出来,指着楚休厉喝道:“什么人!”
 
    看到楚休,马阔大笑道:“楚家小子,你楚家那批矿石可真心不错,打造出来的兵刃,最强都能达到三转,这次又有什么好买卖了?”
 
    楚休闻言眼睛顿时一眯,他之前的猜测没错,马阔应该就是那批人中的一员了。
 
    楚家的矿石品质是没错,但就算是楚家用最优质的那批矿石打造,也锻造不出三转的兵刃来,二转就已经是顶天了,能够用这种级别的矿石打造出三转兵刃的,那已经不能叫铁匠了,应该叫铸兵师或者是炼器师。
 
    一个只有几十号人的盗匪势力,结果却有这么一名炼器师在,想想都觉得奇怪。
 
    楚休冲着马阔拱拱手道:“马寨主,在下楚休,的确是有一桩生意要跟你谈,而且还是一桩大生意。”
 
    马阔也是神色一肃道:“鄙寨简陋,楚公子请进去商谈吧。”
 
    上次马阔看楚休还带着些许戏谑的意味在其中,不过他却能感觉出来,这看似寻常的公子哥却并不简单。
 
    能重创在这殇邙山都小有名气的连老三,还能面不改色的跟他们这帮盗匪谈生意的,又岂能是简单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