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莱利彩票娱乐 2018-12-14 20:50 的文章

知道单靠自己可管理不好这商队所以他对于商队

 晃动的马车当中,林烨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抬眼快速的扫了一眼周围的一切。
 
    锦缎铺就的华丽车厢,两侧悬挂的长剑短刀,还有车厢外那简陋的土路都彰显着,现在林烨已经在另外一个世界了。
 
    不过此时林烨的脑海中却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到底是谁要杀老子?
 
    林烨前世的出身并不低,他乃是南洋华人大族林家的私生子。
 
    前世的林烨看的很开,他是私生子,而且年龄最小,他大哥都已经年过四十,掌握家族中的半数生意,其余几个哥哥也都没有废物,各自或多或少的分管着一些家族中的权力。
 
    作为年龄最小的林烨,他拿什么去跟人家争?去跟人家抢?不是林烨自己不争气,而是他真的没有机会。
 
    所以前世的二十多年当中,林烨一直都不争不抢,安安心心的当他的废物纨绔,尽情的吃喝玩乐。
 
    最近林烨迷上了新开发的一款游戏《大江湖》,其中融合了无数武侠世界的背景,场景人物剧情都是大气磅礴,最重要的是真实无比,简直好像是另外一个虚拟的世界一般,林烨一下子便迷上了这款游戏。
 
    后来《大江湖》技术革新,在发布第三版剧情预告之后立刻推出了全息游戏头盔,林烨靠着自己的财力拿到了第一批体验头盔,但刚刚带上头盔,整个头盔便炸了!
 
    林烨很清楚的知道,这跟游戏公司没关系,头盔的安全性经过检测,别说爆炸,触电都不可能。
 
    林烨唯一想不通的就是自己都已经表现的如此人畜无害,如此的废物,为什么还有人要杀自己?或许从一开始,他决定不争、不抢便是错误的?
 
    就在这时,无数的记忆涌入了林烨的脑海内,这让他顿时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声,眼中露出了一抹暴戾的赤红之色,半晌之后才平复了下来。
 
    林烨揉了揉脑袋,他继承了这具身体全部的记忆,甚至是某些性格,现在的他到底是林烨还是通州府楚家的庶子楚休?
 
    这一世他名为楚休,乃是燕国,魏郡,通州府当中楚家的庶子。
 
    楚家四子,他排行第二,但生母却只是普通侍妾,而且生他时难产而死,所以在楚家内十分不受重视。
 
    楚休以前性格懦弱,做事鲁莽,提早便在家主争夺中站在老大楚开这边,结果惹怒了同样有资格争夺家主之位的老三,被其用计陷害,被罚去楚家在魏郡南山的矿区内当管事。
 
    楚家乃是通州府大族,管事也能掌握一部分家族权力,但南山矿区可不是什么好差事,那些矿工都是楚家用极低的价钱从官府当中买到的罪犯凶徒,一个弄不好便会暴动。
 
    以前楚家在南山矿区的管事都已经有好几个死在这些凶徒暴动当中了,楚休来了一年,这些凶徒竟然没有暴动,只能说是楚休的运气好了。
 
    原本楚休是要在南山矿区呆三年的,但最近楚家已经决定要挑选家族继承人了,他就算是一个犯错的庶子,也是有资格参与的,所以楚休也被提前召回了楚家。
 
    楚休拿起挂在车厢内的一柄短刀,拔刀出鞘,一声轻吟响起,刀身上倒映出了一个二十出头,容貌俊秀,但却带着一丝阴历之色的面容来。
 
    他这一世的卖相还不赖,但却不知道为何,楚休却感觉自己的面容有些眼熟。
 
    楚休猛然间想到了什么,短刀掉在地上,他好像知道自己是谁了。
 
    在楚休穿越之前,大江湖已经更新了两版剧情,其中第三版剧情还没有开始,只是出了一个剧情介绍,其中第三版剧情当中占据最重要一环便是其中的最终反派boss,‘魔主’楚休!
 
    ‘魔主’楚休,生于燕国魏郡通州府楚家,在家族事变之后历经坎坷,导致性格大变,最终走上魔途。
 
    在剧情介绍的末尾,‘魔主’楚休重新建立千年前辉煌无比的昆仑魔教,带领麾下四大魔尊威压江湖,魔焰滔天。
 
    怪不得楚休看自己的容貌有些眼熟,他之前还没有注意,但现在一联想到自己的出身,还有自己的年龄,他赫然就是那游戏第三版的最终反派boss,‘魔主’楚休!
 
    了解到这么一个真相,楚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哭还是应该笑了。
 
    他的未来注定是名动江湖的大人物,但最后的结局还用猜吗?任何游戏最后的反派boss不都是被用来被打败的吗?
 
    捡起地上的短刀,楚休轻轻弹了弹刀身,眼中露出了一抹阴沉之色喃喃道:“命中注定会败?呵呵,前世我不争不抢,最后却落得惨死。老天既然又给我一次机会,那这一世,我便主动去争,主动去抢,我杀人也总比人杀我来的好!”
 
    就在这时,车厢被掀开,一名容貌妩媚的娇俏侍女好像是听到了车厢内的动静钻了进来,她诧异的看着楚休道:“公子,出了什么事情吗?”
 
    看着这名无论是容貌和姿色都属于上乘的侍女,楚休的嘴角露出了一抹阴沉的笑意来。
 
    眼前这侍女名为月儿,乃是楚家老三楚生的母亲,也是他二娘派来的人。
 
    可笑之前楚休还真以为这侍女是家族内分派给他的,对其还颇为宠爱。
 
    结果在南山矿区这段时间,月儿不光是借着他的名头作威作福,导致他在一些楚家下人那里名声扫地,更是暗地里鼓动他去挑衅折磨那些罪犯凶徒,想要挑起暴动,明摆着就是要置他于死地。
 
    看着月儿,楚休忽然咧嘴一笑道:“没事,刀掉在了地上而已。”
 
    不知道为何,月儿看到楚休露出的笑容忽然感觉有些阴沉沉的,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过月儿也没有太过在意,她对着楚休露出了一个甜腻的笑容道:“公子,官路因为近日里下雨所以很不好走,不如我们走元宝镇的小路吧,那里能近一些。”
 
    楚休的脸上带着一丝似笑非笑的笑意道:“走元宝镇的小路?但我可是听说这些小路都开辟在殇邙山的荒山老林下面,可是很容易遇到盗匪的。”
 
    月儿撒娇道:“都是一些谣言啦,往来通州府的商队有很多都是走小路的,况且奴家还想早些回府中洗澡呢,在南山矿区这一年奴家都没洗几次澡,身上都臭了。”
 
    以往月儿这样撒娇,楚休肯定都会迫不及待的将她搂在怀里,好好安慰她,并且满足她的要求的。
 
    但现在楚休却只是看着她,嘴角带着一丝渗人的笑意,这让月儿不由得慌乱了起来。
 
    就在这时,楚休忽然伸出手,捏在了月儿那白嫩的脸上,直到捏的月儿都有些疼的差点叫出声来,他才松开手,淡淡道:“好啊,那就走元宝镇吧。”
 
    月儿揉了揉脸,她忽然感觉眼前的楚休有些陌生,好像是另外一个人一般。
 
    不过一想起二夫人前几天派人传来的消息和对她的许诺,月儿立刻就将这些疑惑抛在脑后。
 
    楚休看着月儿脸上露出甜腻的笑容还想靠过来,他淡淡道:“你去吩咐下人,改道去元宝镇,到了元宝镇休息一晚再上路。”
 
    看着月儿走出去的身影,楚休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屑之色,一个蠢女人而已,没什么手段。
 
    不过他这一世的身体貌似更蠢,竟然会被这样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也不知道他后来究竟是受了什么样的刺激才变成了那魔焰滔天的魔主。
 
    这月儿非要走元宝镇的小路,楚休敢肯定这其中绝对有问题,不过他还是答应了,因为这元宝镇内,可是有一桩机缘在的!
 
    重生这一世,楚休真正的优势是什么他很快就想明白了,不是他未来魔主的这个身份,而是他熟悉游戏前两版的剧情!
 
    楚休未来虽然会成为魔威震动江湖的昆仑魔教教主,但那只是剧情介绍,关于他今后经历的细节剧情介绍当中肯定是没有的。
 
    而作为《大江湖》的忠诚玩家,楚休对于游戏前两版的剧情可以说是一清二楚,有些他就算是没经历过,但也通过论坛等地方查找资料补全过。
 
    按照时间来算,现在楚休应该处于第一版剧情的初段,距离第三版剧情开始应该还有二十多年的时间。
 
    可以说楚休真正的优势是他知道这方世界二十年间大大小小所有的历史!
 
    而此时就在元宝镇内,如果楚休没有记错的话,便有一桩大机缘便在等着他。
------------
 
第二章 全真秘典
 
    元宝镇只是一座小镇,但却很繁华,因为其周围的小路可以快速的通往魏郡北方的几座州府,所有大量商人往来。
 
    在马车到达元宝镇后,楚休安排好客栈,便带着月儿和十几名楚家的下人一起在元宝镇内闲逛着。
 
    楚休向着两边张望着,月儿倒是有些无聊,通州府乃是魏郡大城,比这小镇可繁华多了,这里有什么可看的?
 
    就在此时,楚休忽然发现了什么,径直走到一处出售秘匣的店铺前。
 
    这所谓的秘匣也是大江湖世界的一大特色。
 
    大江湖世界当中武道昌盛,但在万年前却是经历了一场天地大劫,导致天灾降临,无数武道宗门毁于这末世当中。
 
    在大劫开始之前,有阵道大宗师钻研出了一种名为秘匣的东西,用来存放宗门内的至宝、典籍等东西,防止其不在天灾当中被损坏。
 
    秘匣的核心便是在于其阵法,可以用来加固和封闭秘匣,效果倍增,可惜现在已经失传了。
 
    而秘匣的材质则是随意,金铁可以,石头甚至是木材也都可以,反正秘匣的材质越强,阵法所能够发挥出的力量也就越大。
 
    秘匣的大小形状也是随意,反正阵法都是一样的,秘匣的大小形状完全取决于当初制造秘匣的宗门准备用它们来装什么东西。
 
    所以在上古大劫之后,幸存的人挖掘到了无数的宗门遗迹,并且从其中找到了大量的这样的秘匣。
 
    有人打开秘匣找到了绝世奇功,有人则是找到奇珍异宝。
 
    当然秘匣当中也不全都是有宝贝的,大部分的秘匣都是空的或者装的都是一些无用之物。
 
    空的秘匣都是那些宗门事先准备好的,阵法也刻画好,随时用便可以随时放入东西,外表跟那些装了东西的秘匣基本上没有区别。
 
    还有一些秘匣里面装的则是一些对于武者来说意义比较重大的东西,但实际上却没什么价值,比如某位强者青年时用的一柄剑,心上人送的手帕等等。
 
    这样一来秘匣中的东西有好有坏,而且因为阵法特殊的缘故,现在的江湖当中无人可以从外界探查到内部的情景,所以购买秘匣就全凭自身的经验和运气了。
 
    有经验的人可以从秘匣的材质、大小形状,甚至是上面的装饰花纹分析出秘匣的出处和其中的东西,当然大部分的人靠的也还是运气。
 
    眼前这座小镇当中出售秘匣的店铺很小,桌子前面只是摆了十几个不大的秘匣,形状材质都不相同,不过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它们都显得很廉价,用料都是普通的金铁和石头,所以才会摆在元宝镇这种小镇当中出售。
 
    楚休对那掌柜的问道:“元宝镇当中是否就只有你这一家出售秘匣的店铺?”
 
    那掌柜的连头都没抬,只是懒洋洋的点点头道:“当然就只有我这一家,秘匣这东西就算是再垃圾,最低也要十两银子才能买到一件。
 
    来往这元宝镇的江湖人九成九都是给人走镖的,一帮穷鬼!他们走一趟镖也赚不到十两银子,怎么可能舍得拿出十两银子来赌运气?”
 
    这时那掌柜的一抬头,看到楚休身上穿着的锦缎华服,身边还带着丫鬟下人,他那肥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谄媚的笑意道:“那帮穷鬼买不起秘匣,公子肯定是可以的,这些秘匣都是一年前在南蛮大山中的遗迹中找到的,价格绝对实惠公道。”
 
    听到那掌柜的这么说,楚休的眼中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精芒来。
 
    如果他没有记错,就是现在这段时间左右,有个奴仆出身的家伙在元宝镇当中买到了一件普普通通的秘匣,没想到其中却是有着一门至强功法。
 
    就是靠着这门功法,那人纵横江湖,闯下偌大的名头,甚至自己建立了一个不小的宗门,成了开宗立派的宗师。
 
    楚休刚刚来到这方世界,他现在急需便是一门威能足够强大的功法。
 
    他们楚家身为通州府大族,自然也是有功法传承的,名为《瀚海心法》,修炼大成之后根基雄厚,内力如同瀚海一般强大。
 
    但楚休身为庶子,从小便不受重视,没有丹药等资源,没有族中长辈教导,所以修炼好多年,这门功法他甚至连入门都勉强,自身的武道修为更是低的可怜,连凝血境都没有踏入。
 
    武道一途想要入门,首先要经历的便是炼体三境。
 
    炼体三境第一步便是打熬筋骨,这一重境界被称之为是淬体境,淬炼肉身,使得筋骨强健,力量超群。
 
    江湖上的武者九成九几乎都是淬体境,因为这一境界最为简单,有些人甚至不会内功,只修炼了一些粗浅的外门硬功都能达到淬体境。
 
    而淬体境之上便是凝血境,这一境界则是由外而内,淬炼好了筋骨之后再凝练自身气血,让稀薄的气血变得浓稠,最后甚至犹如铅汞一般,才算是凝血境大成。
 
    这一境界就比较难了,不会内功心法,修炼不出内力的武者几乎不可能达到凝血境。
 
    就在楚休想着这些东西的时候,一名长相平庸的青年人走进来道:“掌柜的,给我来两个秘匣。”
 
    寻常人来买秘匣掌柜的肯定高兴,但他看到这个青年人却摇摇头道:“李荆,你辛辛苦苦在通州府李家当下人赚的钱可都扔这秘匣里面了,听我一句劝,这东西不是你能玩的。
 
    你小子脑子灵活,才来李家几年便被李三公子赏识,赐姓李,还从伙房调到了商队,你拿着这些钱去结交一些李家的管事们多好,说不定将来你也能做到管事呢。”
 
    李荆笑了笑道:“就算成为了管事,也只不过是李家的下人,说不定我还真能从秘匣当中开出什么绝世神功,飞黄腾达。”
 
    那掌柜的摇了摇头,开出绝世神功?哪里有那么容易。
 
    江湖上的确有很多传说,有人从看似不起眼的秘匣当中开出了至宝,但那始终是少数,更多的却是白白浪费钱财,几率少的可怜。
 
    不过他本身就卖秘匣的,他看这李荆也是个可怜人,这才提醒他两句,但既然对方执意要买,他还能不卖吗?
 
    就在他想要拿秘匣时,楚休忽然道:“等等,掌柜的,这些秘匣我全都要了。”
 
    就在方才掌柜的喊出那李荆的名字身份时,楚休便想到了他的身份。
 
    他就是那位曾经从元宝镇得到过大机缘的武者,奴仆出身,结果却凭借秘匣中开出的神功纵横江湖,成为了一方霸主。
 
    而且听这李荆的话,对方也果然是那种不甘平凡之辈,要不然一个胸无大志的废物就算是开出了神功也走不到那一步,最后的结局很可能是自己被杀,神功被抢。
 
    想到这里楚休也是暗道一声侥幸,自己来的还真及时,他只知道有这么一件事,但却不知道精确的时间,自己若是再来晚一步,机缘可就没了。
 
    李荆皱了皱眉道:“这位公子,是我先说要买的。”
 
    楚休撇了他一眼道:“现在我说我全要了,你有意见?”
 
    李荆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怒容来,他冷哼道:“这位公子以为我李荆只是一个下人便好欺负了吗?我乃是通州府李家的人!”
 
    通州府乃是魏郡大城,李家则是通州府三大家族之一。
 
    宰相门前七品官,他虽然只是李家的一个下人,但一些小地方的破落家族还真比不上他,甚至一些小家族的人在李家的管事面前都要卑躬屈膝的。
 
    楚休看着他冷笑道:“之前还说不想当一辈子的下人,事到临头还不是要拿李家来狐假虎威?你一个下人也想要用李家来压我?不知所谓!”
 
    楚休的话音落下,他身后几名下人立刻围了过来,虎视眈眈的看着李荆。
 
    他因为得到了李家三公子的赏识所以学过武,但他毕竟是下人,学的也是一些粗浅的功夫,实力也只有淬体境,以少打多自然是敌不过这么多人。
 
    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楚休将店铺中那十几个秘匣全都拿走,不知道为何,他除了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更多的却是心痛,好像自己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人夺走了一般。
 
    等到楚休走后,李荆恨恨的一咬牙,这件事情绝对没完!
 
    他在李家混了这么多年,虽然只是一个下人,但他乃是李三公子的人,结交的大人物可也不少!
 
    而此时楚休拿到那秘匣之后便回到了客栈,将所有人都撵出去,挨个查看那些秘匣。
 
    因为这秘匣只是用来保存东西的,所以打开秘匣的方式很简单,在秘匣上滴落鲜血,阵法自然便可以解开。
 
    一共十七个秘匣,楚休接连打开了八个,但有七个是空的,其中一个里面有一本册子,早就已经腐朽不堪,而且并不是功法,只是记录一个宗门财产的明细的册子,并没有什么用。
 
    直到楚休打开了第九个秘匣,那秘匣只是用褐色的石头所打造的,只有巴掌大小,上面没有任何花纹装饰,看着十分随意。
 
    但打开之后,其中却是有着一枚古玉,散发着幽幽的暖光。
 
    上古时期有些强者为了更好的保存功法,他们不会把功法写在纸面上,而是用精神烙印刻在上好的玉石当中,只要不出意外,千万年也不会损坏。
 
    “就是它了!”
 
    楚休带着激动的心情握住那玉简,顿时大段的文字涌入了楚休的脑海内。
 
    “道门秘典,《先天功》!”
 
    楚休所获得的这门先天功乃是上古时期道门一脉的分支,全真道的传承功法,修炼先天真气,拒百病,调虚实,蕴养根基,真气生生不息。
 
    道门功法最重根基,也是最为中正平和,这部先天功虽然乍一看没有什么特殊的,但在原本剧情的功法评定中却是足有四转。
 
    人有强弱,功法也有强弱,虽然说功法的强弱跟修炼的人有关系,有惊才绝艳者甚至能凭借低级功法纵横江湖,但那毕竟只是少数,所以江湖上还是大致把功法分了几个等级。
 
    正常功法共有九转,一转最低,九转最高。
 
    其中前三转的功法基本上可以作为一个小门派的传承功法了,寻常的江湖人他们练的只能算是拳脚把式,连一转功法都不够资格。
 
    中三转的功法放在整个江湖上都算是宝贝,得之可以开宗立派。
 
    至于后三转的功法,基本上都在一些江湖大派的手中,在个人手中的极少。
 
    在九转之上还有两个级别,其中一个是至尊功法,得之可以称霸江湖,成为武林至尊。
 
    还有一个则是绝世功法,正如其名,冠绝当时,举世无双,乃是传说中的存在。
 
    除了这几个级别外,江湖上还有一些奇功,不能用等级来衡量,有的人修炼了很弱,但有的人修炼了却很强,还有的奇功则是有些一些奇奇怪怪的作用,不能单纯用威力来算。
 
    这先天功能被后世评价为四转,可以作为开宗立派的功法,自然是有道理的。
 
    道门功法蕴养根基的特点被先天功发挥到了极致,寻常武者修炼都是从小便需要打好基础,年龄越大,进境便越慢,但先天功却不然,它可以快速洗练武者的身躯,不管你年龄多大,都可以重塑根基。
 
    原版剧情中李荆得到了先天功,但他本身的年龄已经不小了,过了习武的最佳阶段,正是因为有着先天功在,他才可以重塑根基,境界一日千里,甚至要比那些从小便修炼武功的世家弟子根基更强。
 
    而眼下楚休的情况跟当初的李荆差不多,虽然他是楚家出身,但实际上小时候也并没有专人来教导他,用来筑基的丹药基本上没有,所以他的根基也是奇差无比。
 
    但现在有了这先天功,楚休便可以弥补这一点,甚至让他的武道之路从起点便要比同阶的武者高上一截。
 
    望着眼前还剩下的秘匣,楚休也一并将其打开,没想到竟然又发现了一门功法,而这门功法在原版剧情当中却没出现过,当然也有可能出现过,只是楚休不知道。
 
    这门功法不是内功,而是一门奇怪的刀法,名为《袖里青龙》。
 
    楚休的武道只是刚刚入门,除了原版剧情里那些名气很大的功法,其余的功法就算是摆在他的前面,他也看不出好坏来,不过以他现在的目光来看,这袖里青龙要比他们楚家家传的那些一转的寻常武技要好很多,最弱也应该是二转。
 
    这袖里青龙的刀法讲究藏刀之术,刀形藏于袖中,刀意藏于体内,一刀斩出,犹如青龙出海,威势无量。
 
    那刀便是青龙,而衣袖便是藏着青龙的大海,整个刀法十分的简单,其神韵便只有这青龙出海那一瞬间斩出的至强一刀。
 
    楚家主修的内功便是瀚海心法,至于其他武功招式都没有太强的,都是一些寻常的武技,拳脚掌法,刀枪棍棒什么都有,选择哪种全凭自己的爱好。
 
    这袖里青龙楚休虽然看不出深浅来,但肯定要比他们楚家那些简陋的刀法要好得多。
 
    而就在楚休这边打开秘匣时,不甘心被被楚休抢了东西李荆也是来到元宝镇另外一间客栈当中去找靠山。
 
    PS:新书发布,求推荐,求收藏,求包养^_^
------------
 
第三章 给你机会你都不中用!
 
    李家乃是通州府三大家族之一,家大业大,每年都会有几批商队进出,带着大量的武者用来防备盗匪。
 
    这次他们敢走元宝镇这种偏僻的小路,也是因为他们带的人多,并不惧怕那些大部分都是乌合之众的盗匪。
 
    李荆虽然是李家下人,但他却被李家三公子所赏识,被调入商队当中,虽然不是管事,但也算是一个小头目了。
 
    此时元宝镇的另一家客栈当中,李荆走到一间上房门前,听着里面传来的嬉闹之声,他敲了敲门,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来:“进来吧。”
 
    推开门,上房内一名穿着锦袍,三十多岁的男子正抱着一名浓妆艳抹,一脸媚俗姿色的女子调笑着,桌子上摆放着一些酒菜,还有其他两名商队的管事也在一旁作陪,身边也各自有着一名姿色一般的女子。
 
    眼前这人便是李家商队的领队,李通,为人贪花好色,能力一般,实力也一般,看他现在的做派就知道了,在元宝镇这种小地方都要备齐了酒色享受,这种姿色的风尘女子他也下得了口。
 
    这种人也能成为商队的领队,全靠李通的出身。
 
    他乃是李家的旁系支脉,虽然贪花好色,能力一般,但起码还是能办事的,总比那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强。
 
    给他配上两个能干的管事,负责执掌商队,这么多年来倒也没出过什么问题,所以李通在李家的地位倒是越发的高了起来。
 
    看着李通,李荆的眼中隐约露出了一抹不甘和不屑之色来。
 
    就这种货色都能成为商队的领队,他就算是再能干,将来成为了李家的管事,归根结底也还是奴仆下人,要去辅佐伺候这种废物。
 
    不过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李荆还是挤出了一个笑脸拱拱手道:“见过七爷。”
 
    因为李通在他这辈当中排行第七,所以李家的下人都喊他七爷。
 
    看到李荆,李通笑着摆摆手道:“是李荆啊,来来来,坐下吃酒,我再让掌柜的叫一个姑娘上来。
 
    别嫌弃,小地方还能有姑娘就不错了,等回了通州府领了奖赏,我请你们去醉花楼潇洒一场去。”
 
    李通虽然能力一般,但他却不蠢,知道单靠自己可管理不好这商队,所以他对于商队的两位管事可是一直都很不错,让二人对他感恩戴德。
 
    平常商队里面出了事情也是两个管事唱白脸,他唱红脸,所以在商队内反而是他李通的威望最高。
 
    这李荆现在虽然只是一个小头目,但却被三公子所赏识,按辈份来说他虽然是三公子的表哥,但实际上在三公子面前他却跟那些管事没什么区别,所以他对李荆的态度也不错。
 
    李荆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委屈之色道:“七爷,方才我在镇上被人抢了,我亮出了李家的名头,对方竟然还不把我李家放在眼里。”
 
    “哦?怎么回事?竟然有人还敢抢我李家的人?”李通顿时一皱眉。
 
    随着李荆把事情添油加醋的给李通说了一遍之后,李通顿时冷哼了一声道:“你放心,这件事情不算完,就算是我李家的一个下人,也不是那些小家族能惹得起的!”
 
    说着,李通便吩
    一听这话,李通的面色顿时变了变,换上了一副老成持重的语气对李荆道:“李荆啊,对方是楚家的人,那可就有些麻烦了。
 
    通州府三大家族,沈家乃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沈家家主沈墨那可是魏郡大派沧澜剑宗大弟子‘落雨剑’沈白的同胞弟弟。
 
    有着这重关系,就算那沈墨才刚到而立之年便接任家主,为了立威连杀七名沈家家老,也没人敢说什么。
 
    那楚家虽然是二十多年前才搬到通州府的,但楚家家主楚宗光那老东西实力可不简单。
 
    他已经跨过了淬体和凝血,达到了体内气血筋骨圆融一体,不含杂质,仿若初生婴儿一般的先天之境,五十多岁的人看着好像四十出头一般。
 
    我李家老家主在时倒是可以跟楚宗光那老东西一较高下,但现在老家主已经归去了,大公子、二公子和三公子虽然各个都是人中龙凤,在老家主去世后撑起了李家,被外界称为是李家三虎,但跟那楚家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李荆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甘之色,但他也只能乖乖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