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莱利彩票娱乐 2018-12-14 20:53 的文章

方才他只是想到了之前楚休的懦弱好但却忽略了

  这时李通下意识的问道:“楚家那边来的人是谁?我好像没听说最近楚家有商队进出啊?而且楚家的商队也从来都不会走元宝镇这边的。”
 
    那名下人道:“是楚家的二公子楚休。”
 
    李通闻言顿时一愣,随后他便哈哈大笑道:“原来是那个废物啊,李荆,你放心,这件事情我给你做主了!”
 
    李荆诧异道:“那位不是楚家的二公子嘛,可不是一个管事,我们能得罪的起?”
 
    李通冷笑了一声道:“如果是楚家管事的话,我还真不敢去招惹,楚家就算是管事手里面也是握着几分实权的,但这楚休嘛,爷我还真不怕他!
 
    别看他是楚家的二公子,但却是庶出,在楚家内部更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手里面一点实权都没有,而且为人更是胆小懦弱,就连楚家的管事都不会将他放在眼中。
 
    听说在一年前他更是做了件蠢事,所以被贬到楚家的南山矿区吃灰去了,这样的废物,就算是我们得罪了他,他都不敢去跟楚宗光说,怕楚宗光更严厉的责罚他。”
 
    说着,李通直接一挥手,带着人就要去找楚休的麻烦。
 
    李荆跟在众人的后边,不知道为何,他心里却是有些不安。
 
    李通说这楚家二公子性格懦弱,根本就是一个废物,但之前跟他抢秘匣的那位却是行事霸道,面带阴厉之色,这两个真是同一个人吗?
 
    客栈之内,楚休把玩着一柄短刀,将其藏在袖中,脑海中不断观想模拟着袖里青龙,出刀犹如青龙出海一般的场景。
 
    袖里青龙不算太繁复的武技,但楚休能感觉到,想要将其修炼到极致大成可没那么容易,这式武技的极限可能要比楚休想象中的要深。
 
    就在这时,楚休忽然听到客栈下方传来了一阵吵闹之声,好像还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楚休走下去一看,自己的那几名护卫正在跟一群人对峙着,侍女月儿则是缩在角落里面不敢吭声。
 
    看到楚休走下来,李通冷笑了一声道:“楚休,你倒是好大的威风,竟然连我李家的东西都敢抢,告诉你,我李家就算是一个下人,可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此话一出口,跟随李通来的那些李家下人脸上都是露出了一副激动之色,显然李通这种为了一个下人而去找楚家二公子麻烦的事情让他们感动的很。
 
    看到众人脸上的表情,李通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得意之色,但他还是义正言辞道:“楚休,把你抢李荆的秘匣交出来,再道个歉,这件事情也就算完了,毕竟李家跟楚家都是通州府三大家族之一,我也不想伤了和气,否则的话,后果你知道的!”
 
    楚休抬头看了一眼这李通,记忆中倒还真有这么一个人,只不过以前的楚休在楚家内部都不受待见,更别说其他家族了。
 
    无论是李家还是沈家,都是把他当做废物看的,反正楚家未来的继承人肯定不会是他,也不值得关注。
 
    只不过楚休唯一不解的就是之前的自己究竟窝囊到了一个什么地步,对方一个李家的旁支都敢对自己如此嚣张?
 
    看着那李通,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不明之色道:“那我若是不交呢?”
 
    李通冷笑了一声,那些李家的下人都围了上来,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
 
    楚休身边虽然也有十几个人,但以他在楚家的地位,这十几个人里面真正达到淬体境的也就只有五、六个而已,剩下都是真正侍候楚休起居的下人。
 
    而李家那边因为是商队,有资格加入李家商队的下人可都是练过武功拳脚的,全是淬体境的武者。
 
    这时李通身旁一名下人站出来指着楚休厉喝道:“七爷让你交东西道歉是给你脸面!否则就凭你这点人,今天根本就别想离开这元宝镇!”
 
    站出来的这人乃是李通的心腹,此时不表忠心更待何时?
 
    况且七爷都说了,这楚休在楚家没有丝毫的实权,甚至都不如一个管事,根本就没什么可怕的。
 
    楚休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他只是淡淡道:“让我走不出元宝镇?呵呵。”
 
    一声看似嘲讽的淡笑传来,那名李家下人刚想要说什么,但这时他眼前已经被一抹刀光所填满!
 
    无比的迅捷,仿若雷霆划过长空一般,等他反应过来时,他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一痛,一柄短刀已经插进了他的胸口,随着楚休轻轻的扭动着刀柄,血沫不断的喷涌着,他想要说些什么,但只是瞪大了眼睛,逐渐没了生息!
 
    在场的众人谁都没看见楚休是怎么出刀的,也谁都没有察觉楚休究竟把刀藏在了哪里。
 
    直到后方的月儿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众人才反应了过来,这楚休竟然杀人了?二话不说就捅死了一个人?
 
    李通指着楚休,一脸的惊骇之色:“你……你竟然敢……”
 
    他的话还未说完,楚休便将短刀从那名下人的胸口抽出,直接向着他斩来!
 
    这一幕又是众人没想到的,楚休杀了一个李家的下人也就罢了,现在他还想杀了李通吗?要知道李通可是李家的管事,更是李家的旁系血脉!
 
    在场的众人谁都没想到楚休会对李通出手,也没人反应过来。
 
    李通自己倒是想挡,但他这次只是想要威逼楚休,根本就没拿兵器,况且他养尊处优惯了,根本就没经历过几次实战,就算是有兵器他也挡不住。
 
    只有他身边的李荆咬了咬牙,反应最快,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向着楚休扔去,想要把这一刀挡开,但那匕首却是直接被楚休一刀斩碎,刀锋的痕迹没有丝毫的变化,准确的落在了李通的脖子上。
 
    感受到脖子上那还沾染着鲜血的冰冷刀锋,再想到之前楚休杀人时的那股突兀和狠辣,李通的双腿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看着李通,楚休语气平淡道:“就凭你这种货色也想来找我的麻烦?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我楚休就算是在楚家内再不受待见,我也是楚家的二公子,楚宗光也是我亲爹,但你是什么?一个旁系而已,地位比管事也高不了多少。
 
    你哪里来的自信敢来找的麻烦?你信不信现在我就算是当场杀了你,最终的结果也只是我被罚个禁闭、跪个祠堂而已?”
 
    李通顿时一哆嗦,方才他只是想到了之前楚休的懦弱好欺,但却忽略了双方身份的本质。
 
    他只是一个旁,李通这才哆哆嗦嗦的接过了短刀。
 
    楚休扶着刀身,对着自己胸口,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李通:“你方才不是想要找我的麻烦吗?现在刀在你手里,我给你一个机会杀我。”
 
    李通连忙摇了摇头,开什么玩笑?楚休杀了他不用抵命,但他杀了楚休不光是他要抵命,甚至是他的妻儿老小也要抵命!
 
    楚休向前一步,刀身紧贴着他的胸口,楚休的声音阴沉无比:“我说,让你杀我!”
 
    ‘哐当’一声,短刀掉在了地上,李通的手哆嗦着,连刀都已经握不住了。
 
    楚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之色,拍打着李通的脸冷笑道:“废物!给你机会你都不中用啊,拿着刀你都不敢杀人,是谁给你的勇气来找我的麻烦?”
 
    面对楚休这种侮辱性的动作,这种嘲讽的语气,李通羞愤的涨红了脸,但却连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楚休指着客栈的门口,淡淡道:“现在给我滚出去,把那个白痴的尸体带走,收拾干净了,别给客栈的掌柜找麻烦。”
 
    说完之后,楚休直接转身上楼,下方那些楚家的下人和月儿都是一脸的呆滞之色,这还是以前的那个楚休吗?
 
    不过他们今天都被吓到了,也不敢多想,立刻也跟着楚休上楼。
 
    而此时客栈的大堂,李荆走到李通身旁,小心翼翼道:“七爷……”
 
    不过他的话还未说完,便直接被李通一脚给踹翻在地。
 
    李通涨红着脸怒声道:“干你娘!就是因为这个蠢货白痴才惹来这么多的事情,你等着,就算有三公子护着你,老子回到李家也要让你好看!”
 
    在场的众人都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一脸呆滞的李荆,就是因为他,今天李通才丢了这么大的脸,从此以后他在李家的日子恐怕是不好过喽。
------------
 
第四章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客栈内,楚休对着铜镜揉了揉自己的脸,方才他干脆利落的杀了一个人,表现的狠辣无比,但自己却是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
 
    前世的楚休为了寻找刺激看过地下黑拳,杀人游戏,但他自己并没有亲手杀过人。
 
    方才自己的表现多半还是因为这一世的记忆。